城市策划 城市建设 城市管理
城市环境 城市文化 城市创新
城市形象 领导连线 国外城市

土地要闻 地产内参 土地市场
投资中国 城市经济 城市品牌
慢城生活 发展战略 数字城市

商业合作 购物平台
专家服务 服务注册
咱家会员 咨询委托
主页 > 新闻速递 > 城市声音 >
重返大城市 因难适应家乡复杂人情关系?
来源:admin    时间:2016-10-12
“逃离北上广、回乡安放青春”的浪潮还未散去,近期,年轻人重返北上广的话题又引发了社会热议。在他们艰难选择的背后,是对青春理想的坚持。
  “既然在这个城市,你总有机会去争取一些东西”
  北京东五环某小区一层,一间十平方米左右的屋子,是公关经理小练临时的“家”。
  地上支起的小桌上摆满锅碗瓢盆,仅有一扇窗户,屋子里总有一股味,用小练的话来说,这是“潮气”,人闷在一个地方久了,就能感觉到。
  谈到周围的邻居,小练掰起了手指头:“什么人都有,毕业大学生、农民工、白领……都为图个便宜,租金每月800块钱,一月一付,负担不至于太大。”
  “每天下班回去呆的时间不长,也就睡个觉。”小练告诉记者,他是去年年底搬来的,在此之前,一直跟大学同学合租。
  小练家乡在福建南平,2005年考上大学来到北京,在一所普通的二本学校学新闻。他是家族里出的第一个大学生,而且还是来首都北京上大学。那一年,北京常驻人口1538万,青春和梦想在这座时尚都市里纠集、流淌。
  从在电视制作公司做电视编导天天与策划案打交道,到在咨询公司做公关经理天天与记者打交道;从月薪3000元,到月薪5000元;从上班路程1个小时20分钟,到上班路程1个小时……他花了近三年的时间。
  上班头一年,逢年过节他就回家。这两年工作忙了,一年有时候只能回去一趟,可就这一趟,却添了“近乡情更怯”的意味:父母心里着急,希望这个村里的“超级剩男”能赶紧结婚,可又催不得,总希望他能带个北京的女朋友回去,因为这事在当地,是一件有“脸面”的事情;家乡的老同学都已在当地结婚生子,发展得不错,但只要知道他在北京工作,总会向他投来羡慕的眼神,小练说,要笑迎这样的眼神,其实很难。
  “回家的话,生存会容易很多,每次回去都考虑是否留下,却又义无反顾地回来,可能若干年以后,我在北京真的呆不下去了,到那时就回去。”
  休息时小练喜欢走路,宁愿走回目的地也不想坐车,看着城市的灯火辉煌,他常劝说自己留下来:“我想既然在这个城市,你总有机会去争取一些东西。”
  “不管是逃离,还是重返,都是为了选择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”
  同样喜欢看街景的,还有山东临沂来的小刘。
  小刘爱看北京的夜景,特别是在长安街上:“看到每个人高兴地回家,我感觉这里还没有属于我的地方,但总有一天会有。”他说:“我不喜欢和陌生人打交道,这却是我现在的工作。”小刘是“奔三”的人了,现在经营着红酒生意。
  大学毕业后小刘便在北京开始了自己的创业之路,最开始他开了一家电脑清洁公司,2009年因为资金运转问题,公司倒闭了。之后的几年,他从创业转行到了做生意,在他看来,这二者有本质的不同:“创业是从无到有,做生意则是从有到有。”
  从无到有的路子小刘没走通,从有到有的道路也并不顺利。服装、图书、汽车、玉石、大米、红酒……小刘说,这几年来他尝试了许多行业,他要再给自己两年的时间,赚下足够的钱,然后开一个酒庄,这是他在北京的理想。
  做生意不容易:“第一次进货赚了六万元,三个月之后赔进去了,然后就一直收支相抵。”谈到自己的收入,小刘笑言这并不影响他的生活,反倒是创业之初的一件小事一直在影响他:某天他上门帮客户清洁电脑,结束工作后赚了100元,一天没有吃饭,却舍不得花钱,就在超市买了面包和矿泉水,蹲在门口吃。“当时路人投来异样的眼光,感觉特别不舒服。我就问自己,来北京究竟要干什么。”小刘说。
  电脑清洁公司倒闭后,小刘回到了家乡。他家在当地算条件不错的,可没呆上三个月,小刘又跟随着“重返北上广”的人潮回到了北京,用他的话来说,回家不喜欢,家里的生意是家人的,而他想做属于自己的事业。
  小刘口中的事业就是他的“酒庄梦”,对于回来的选择,他并不后悔:“不管是逃离,还是重返,都是为了选择一种自己想要的生活方式。”
  尽管又回来了,小刘对家却多了一份牵挂,他说现在最喜欢听的歌,是一首说唱歌曲,大意是“一个人要离家了,弟兄们用歌曲为他送行,希望他在外面能过得好”。
  “选择重返比选择逃离更难”
  2009年,来自西安的小孙,与当时的小练做出了完全不同的方向选择:小孙当时33岁,他放弃北京一所大学财务行政的工作,回到了家乡西安,在一家企业集团担任财务经理。
  关于离开,小孙给出了自己的理由:第一,北京的生存压力很难维持他和家人的生活,他没有办法照顾年老的父母;第二,他厌倦了北京“地铁圈式”的生活,在他看来,那只是工作,不是生活;第三,二三线城市也许机会更多。
  小孙人虽然离开了北京,户口却还留在北京,他经常打电话给朋友,询问关于经济适用房的摇号信息。他不是没有想过再回来,但在那之前,他觉得自己应该想清楚,究竟想要什么,又会得到什么。
  “选择重返比选择逃离更难,大部分人离开时会有心酸,久而久之也就习惯了,如果再重返,他的心理状态与之前将完全不同。”小孙告诉记者。
  北上广代表的是城市化进程当中的缩影,它意味着大机遇和大压力并存。小孙说其实大家的心态都是相似的:“刚来时,你会感叹这里有如此好的图书馆、剧院、音乐厅……可是这种美好心态在快节奏的大环境下究竟能维持多久?这些文化公共设施,你又真的有时间去吗?”
  “公共设施的发达,代表的是城市文明的程度,这一点上,一线城市与二三线城市的差距还是比较明显的。大学毕业生在一线城市享受优质教育资源后,回到二三线城市难免会不适应,心理上也会有落差。加上他们的人脉资源基本上都留在了大城市,回到小城市要适应人情社会、关系社会的变化,如果对当地缺乏足够的认识和了解,这样的转变就很困难。”对外经贸大学青年发展研究中心主任廉思分析说,关键是要努力缩小一线城市与二三线城市的差距,而且无论是逃离还是重返,年轻人一定要根据自身条件状况做出选择。
性文化节上,中老年人为何尖叫?
描绘未来城市的“智慧”蓝图
逃不离的北上广:二三线城市也有自己的
谁能代表西安建筑的城粹
个体的偶然与城市的必然 80后讲述上海文
如何保卫城市美容师?
每一位市民都是城市的主人
网友总结28条重庆“城规则” 成外地人必
“拆迁自焚”为什么还会发生
重返大城市 因难适应家乡复杂人情关系?

南方日报讯 昨日,省委常委、副省长徐少华到省政府履...
02月27日,广东省社会工作会议在广州召开。这次大会是...
广州服务器托管 万国智力机构 云导读
关于网站 | 产品和服务 | 免责声明 | 帮助中心 | 网站地图 | 联系我们

Copyright © 2003-2016 万国智力机构 版权所有

粤ICP备12085074号-1

网络警察
报警平台
公共信息安
全网络监察
工信部网站
备案信息
不良信息
举报中心
中国文明网
传播文明